麻花

金光杂食党,霹雳喜欢部分cp。
基本没有雷点也不在意谁上谁下。
喜欢金光大部分角色,本命史艳文。
什么可能都会写,日常笔力不足。
如果雷到您了先说一个对不起吧。
以及如果有什么想看的梗欢迎私信⁽⁽(ˊ˘ˋ*)♡。(不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的话,只要私信我应该都会写。)

记一次生病

  
看吃药梗散发出的脑洞,就是个瞎写。
苦恼于笔力不足。

  史艳文生病了。别人询问,他只说是前一天空调吹的太久,早上起来有些不适应。上午他在公司开会,一边听领导讲话一边思维发散,发散到前几天搬出去的罗碧身上。开始他还有理智制止自己,后边根本停不下来,越想脑子越发热,甚至脑海里的罗碧周身还围绕着粉色泡泡。

  终于领导宣布散会,史艳文站起来,一步步像在云上漫步。路过罗碧身边时,正在工作的男人抬起头来拦住了他,“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

  “嗯?我没事,我只是有点头晕……”史艳文迷茫地抬头,现在他面前的罗碧仿佛胖了一圈,还带着虚影。他尝试抓了一把,没有抓住,一下站不稳就要摔倒,罗碧忙伸出手来扶住了他。

  罗碧扶着他到椅子上坐下,拿出体温计给他量体温。“你昨晚干什么了?头真烫,我给你请假。”

  “啊?我没事。”史艳文抬起头来看着罗碧笑了一下,然而他眼中的罗碧和真实的他方向不大相符。于是罗碧看到史艳文抬起头冲着他的手臂笑了一下。

  “都这样就不要逞强了,我送你回家。”话说完,罗碧没听史艳文的回应就去请假了。

  路上罗碧联系了温皇来看看史艳文,开车送史艳文回家。说起回家,其实那个家也是他的家,只不过前几天史艳文哄睡了家里的孩子们后,突然向罗碧表白。

  “小弟,有件事我想和你说很久了。是这样的,我喜欢你,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  “史艳文,你在说什么胡话?”罗碧大惊,心里飘过了无数个不应该啊!!!!刚从茶几上拿起的葡萄从手里滑出,掉到了地上,在地板上咕噜咕噜滚远了。

  史艳文低下身子捡起葡萄,走到罗碧身边坐下。“我没有说胡话,我是认真的。”

  罗碧听了,立马从沙发上起来,“我认为我应该出去住一阵子,你冷静一下。”话音伴随着关门的声音落下。

  没想到自家史艳文居然对自己抱有这种想法,罗碧打开了微信,想要询问一下朋友们的看法。

  罗碧:史艳文刚刚和我表白了。

  温皇:耶,史君子终于忍不住了。比我预想的还要快呀。愉悦.jpg

  千雪:哇靠,这个史艳文。藏a,恭喜啊。

  罗碧删除了对话框里刚要发出去的话:“完全看不出他这个想法,他是不是吃错药了?”仔细思考了一下,是世界错乱了还是怎样?为什么他的朋友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并且还一副祝福的样子。

  罗碧:??????

  千雪:????藏a,难道你不喜欢史艳文?不应该啊.jpg

  温皇:罗碧怕不是在害羞?

  罗碧:我没有。

  温皇:罗碧,你想想你和史艳文的生活。你不是一直和史艳文睡在一张床上?天天同进同出,抬头不见低头见?

  罗碧:那是因为家里房子太小。

  温皇:那也不用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吧?总有再买张床的空间?

  罗碧:我……

  千雪:是呀是呀,藏a呀,爱发生了就是发生了,我们都会祝福你。

  罗碧看着好友的话语,仿佛他们认为自己是因为担忧什么才不承认,话题越来越歪,他索性扔下手机,任他们继续说下去。

  说实话,罗碧现在冷静下来了,他对于史艳文的告白,非常震惊,但是想来好像除了震惊也没其他的想法,甚至有种理所当然感。难道,难道他也喜欢史艳文???要不怎么解释他们说的话,他对于史艳文在他身边这件事没有排斥,甚至两个人还在同一张床上睡了几年。要说他也确实可以买一张床,怎么一直就没买呢?

  想也不透彻,罗碧决定先在外边住几天,过几天再说。

  于是在公司里,罗碧就尽量回避史艳文,控制不了时就偷瞄一眼看他在做什么,然后再立马心虚地转移视线。直到今天,看到史艳文开会出来后,走路摇摇晃晃,脸色也有不正常的潮红,罗碧挣扎了一下,还是站起身拦住了史艳文。

  史艳文在车上乖乖地躺着,似乎是睡着了,罗碧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,看他整个人安安静静的,不像平常,总是和罗碧聊天,谈孩子们谈喜好谈各种话题,偶尔把罗碧说烦了,就温润地笑一下,一双蓝眼睛可以包容一切一样弯起来,让人有时情不自禁沉迷进去,发火都忘了。

  罗碧加快了车速,心里想着,哼,喜欢嘛。这几天他也想通了(加上两个好友持续在他微信上灌输,并且奉送了几个他不屑于做的恋爱测试?)自己确实是习惯了史艳文在身边的生活,甚至习惯到这两天还有些想他。从一起生活的亲人上升到一起生活的爱人,想来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。至于喜欢,好吧,他也得承认,有些时候看着史艳文,他会产生亲吻这个人的冲动,这一直被他压抑的冲动,就是来自于喜欢。

  把史艳文搀扶下车的时候,史艳文紧紧抓住了罗碧的手“小,小弟……我很喜欢你……”一句话反反复复说,音量也不高,不认真听都听不出是什么,但是在他身边的罗碧还是听明白了,“嗯,我知道啦,我也是”。他小声地回应。史艳文只迷迷糊糊地重复。

  温皇诊治过后,史艳文退烧了。罗碧端起熬好的粥去看史艳文。

  “史艳文,你怎么回事?一晚上让自己烧这么厉害,还硬撑,当自己还是20多岁吗?赶紧把粥喝了。”罗碧坐在床边,拿起粥碗。

  “嗯,小弟,谢谢你。”史艳文虚弱地笑了一下“前几天的事情,是我不对,你就当没有发生过吧,搬回来,好吗?这几天我很想你,无心也很想你。”

  罗碧听了这话,手抖了一下,舀起粥的勺子磕到了碗,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。好啊,你个史艳文,临阵退缩。

  罗碧露出了一个凶狠的笑容“那你之前都是在放屁吗?”

  “小弟,不是,我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史艳文就被罗碧吻住了,他眼睛一下子睁大,显示出十足的惊异,还伸手想要推开罗碧。无奈刚刚生病,没有什么气力。倒是罗碧注意到了他的抗拒,放开了他。

  “史艳文,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?”罗碧有些生气,先迈出一步的人是史艳文,现在他愿意接受了,史艳文反而要退却。

  史艳文平稳了一下自己的呼吸,“不是,我……我只是怕把病传染给你”。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张嘴,喝粥。”罗碧又拿起了粥碗,舀了一勺,吹凉了喂给史艳文。

  于是史艳文就喝到了一碗根本不熟,甚至米还硬着的粥。但是为了小弟难得的关怀,史艳文还是忍着喝了下去,一边喝一边在心里想着下次一定要教小弟做饭。

  至于两天后,罗碧偶然间发现史艳文和温皇的聊天记录里,温皇夸史艳文这温水煮青蛙的方法用得真妙,并且询问给史艳文的那粒药药效如何,就是另外一件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