颗颗

一段ooc的开学境况,想象了一下这四个人住在一起是什么样子。

又是一年开学季,竹院215宿舍迎来了四个新人。

最先到的是剑子,他看了看新的宿舍,恩,空调,独立卫生间,上床下桌,这个学院的宿舍条件果然不错,就是将近几个月没有住人,落了些灰。剑子放下行李,大致地收拾了一下床铺和衣柜,开始做宿舍的扫除。正巧两个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,一个声音稍显不解,说,怎么又和你是一个宿舍,另一个声音温柔回答,这不说明咱们两个有缘,正好这样我也可以按照伯母说的照顾你。前一个声音反问,照顾?你摸着良心说说这些年你是怎么照顾我的?两人话说着,把钥匙插进了215的门里,剑子便知道了这两人将是自己的新舍友,似乎这两个人还认识很久了。

三人见面,互相介绍了自己,先前第一个说话的人叫谈无欲,后一个是素还真。两人收拾了自己的地方,便下来帮助剑子。收拾完三个人提议说一起出去吃一顿,加深一下感情。

等到晚上回来时,剑子远远看到215亮着灯,猜测是最后一个舍友来了。开门果然看到一个男人,紫色的头发,看着有些张扬,他坐在椅子上耍手机,看到三人回来打了个招呼说叫自己龙宿就好。三人也开始介绍自己,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个问题打断,三人这才发现原来龙宿的床上还有一人正在给他铺床。剑子想这个男生看着不羁,竟是宿舍里唯一一个需要亲人陪同来的,确是人不可貌相,刚要说声阿姨好,就听龙宿说谢谢阿姨,今天的钱我已转到你的支付宝上了。原来是雇了一个人来给他干活。

第二天早上,四个人起床收拾了一番,准备出去领军训服装。龙宿抱怨说,宿舍的床好小,还很硬,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。后半夜还听到谈无欲说梦话,咬牙切齿地叫素还真。谈无欲素还真听完均是一愣。素还真说,耶,没想到你梦里还总叫我,这么在乎我的吗?谈无欲只淡淡哼了一声,回答,你怎么不觉得我是被你大学了还能和我一个宿舍,和你总是冤家路窄气的?

剑子没想到两个认识了这么久的朋友说话语气会这么冲,听了以为他们两个要吵起来,想要劝架,又听素还真说,好说好说,相信你处久了自然习惯。


谈无欲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动心,也许是在半斗坪同修期间,也许是在拟下相似的诗号之时,也许是在分道扬镳那刻。只知道脑子里总有着这一个人,想要争个高下,也想护着他免他太苦。他不想承认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,等发现时才惊觉爱已经成了习惯。


以前收的图,现在看到还是想笑哈哈哈哈哈

说的太好了,看的我想哭……